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地方资讯 >
“拖粉”路长 愁更长(图)
发布日期:2021-07-05 00:5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耀华玻璃:建液晶显示基片及仪器表玻璃生产线!“奶粉是一段长长的旅程,我在这头,香港啊在那头”,这首《乡愁·奶粉版》的打油诗,道尽了赴港拖粉客的无奈。随着3月1日香港奶粉“限带令”的实施,珠三角的奶爸奶妈们上演最后的疯狂,纷纷涌至香港囤积奶粉,有的甚至全家总动员拖了数十罐奶粉回来,中山的奶爸奶妈也不例外,他们有的已经拖粉几年,有的已不再拖粉,有的才在拖粉的路上面对越来越紧的奶源,为了孩子,他们或转战海淘,或无奈继续,或另辟蹊径

  赴港拖粉热潮应是从2008年“三鹿”问题牛奶事件之后开始的,当年9月,港府紧急立法,禁止食品中含过量的三聚氰胺,香港制定的标准比国际标准也要严格,港版进口奶粉成为不少中山奶爸奶妈们的首选。叶先生也果断给大女儿停掉国产奶粉,换成港版进口奶粉,“那时不出中港城就能买到进口奶粉,也没有限购,一次买上十几罐奶粉,几个月跑一趟香港就可以了。”叶先生十分怀念早几年的拖粉经历,那时买奶粉要容易得多,过完关下到2楼便是屈臣氏,常见牌子的进口奶粉基本上都有,购买的人不算多,买单基本上也不用排队,从出关到买完奶粉,十多分钟足矣,倘若买得多或是不方便拿,工作人员还会热情地找来纸箱子,帮忙打好包。此后一年间,叶先生都会在中港城购买奶粉,其间他留意到从内地来香港购买奶粉的人越来越多,中港城的进口奶粉偶尔也会断货,但热情的店员总能从其他店调一些货过来,虽然要等上一段时间,但总比自己挤地铁去买奶粉轻松得多。

  在中山定居多年的湖南人江惠,却没有叶先生这般好运气。2009年7月女儿出生,毒奶粉危机余波未平,江惠认为只有进口奶粉才够安全,网购进口奶粉又不大放心,最后决定加入赴港拖粉军团。在女儿出生以前,江惠从未去过香港,语言不通让她心里有些发怯,而老公因工作原因不能去香港。赴港拖粉前,江惠特意学习了简单的粤语,诸如“呢个几多钱呀”、“唔该”这些简单的日常生活用语。

  同年9月,刚坐完月子的江惠第一次去香港购买奶粉,江蕙并未做什么准备,在她的想象中,去香港购买奶粉是件很简单的事情,买上往返船票,带上银行卡就足矣,到了香港,不少年轻妈妈们都是带着壮丁或者是拖着箱子、小拖车成箱的购买,这才恨自己身单力薄,首次赴港拖粉只带回4罐奶粉,只够女儿喝上一个多月,在让她累得够呛的同时也让她满足了一阵子。

  时隔不到两个月,江惠第二次赴港拖粉,这次她专门准备了一个箱子,盘算着拖回十来罐奶粉。在香港一间药店,江惠一口气买了十二罐奶粉,足够女儿喝上小半年,想到半年内不用到香港买奶粉,江惠一阵窃喜。当她买完单就傻眼了,别看箱子体积大,这铁罐装的奶粉也不能硬塞进去,装进6罐奶粉就再也塞不进去了,江蕙在药店里摆弄来摆弄去,试图想办法尽量将奶粉装进箱子,服务员却不高兴了,用蹩脚的普通话跟她说:“你这水客也太不专业了,去店外装箱,不要影响其他顾客购物”。

  那时的江惠并不知道“水客”的意思,但她从服务员的语气中听出这不是什么好话,收到店员的“驱逐令”,江惠只得拎起塑料袋拖起箱子走到店外折腾。奶粉打横放箱子刚好能扣上,却只能放六罐奶粉,竖着放箱子又扣不上,拖一个箱子再拎上6罐奶粉步行、挤地铁对她来说太吃力了,十月份的香港天气有些微凉,江惠却折腾得满头大汗。情急之下江惠想到一个点子,尽管有些丢人,“这12罐奶粉总得要想办法弄回家吧,在中山无论如何是做不出这样的事情,当

  时也顾不上那么多了“,在人流往来穿梭的药店门口,江惠解下自己的皮带,满大街的人都用惊讶的眼神打量着她,江惠的脸”唰“的红到了耳根,自顾埋下头把12罐奶粉竖着放进箱子,然后用皮带把箱子的把手捆起来,虽然箱子无法完全合上,但奶粉也不会掉出来,拖着半开半合的箱子,总算将这12罐奶粉拖回中山。

  2010年底,江蕙第三次赴港购买奶粉,吸取了前两次教训,江惠不仅带上了小拖车,还特意准备了两个红白塑料袋。“不知是不是我的运气太差了,每次去香港买奶粉总会有些小状况”,到了香港,不少超市、药店针对畅销奶粉实施了限购政策,同一品牌、同一阶段的奶粉只能购买两罐,而女儿喝惯的奶粉恰好就在“限购令”之列,不仅如此,不少店还断货,扫完加连威老道整条街,江惠的收获十分有限,仅买到4罐奶粉,好心的店员提醒她,“去荃湾西看看,那边游客少,说不定有货”。江惠只得拉着小拖车搭乘地铁去到荃湾西,好在这里的游客非常少,也没有限购令,顺利购买到12罐奶粉,江惠这才长舒一口气。

  2011年,江惠去了4次香港,却只拖回了14罐奶粉,她越发觉得奶粉难买,美素佳儿、惠氏、合生元、雅培这些常见的奶粉,就连东荟城、荃湾西这样偏僻的商场也会断货,更不用说内地客云集的铜锣湾、尖沙咀一带。迫于无奈,江惠只得寻求其他购买途径,2011年9月,江惠中止了两年的赴港拖粉之旅,开始寻求海外朋友帮忙代购。

  正当江惠放弃了赴港拖粉,叶先生却开始头疼了她的小女儿马上就要出生了,意味着他又要开始为奶粉奔波。2011年7月,尽管离小女儿的预产期还有一个多月,香港婴儿奶粉限购、断货的消息,让他不得不未雨绸缪提前准备。时隔两年再次到香港购买奶粉,无数水客、内地消费者几近疯狂地哄抢奶粉,让他有些措手不及,中港城的奶粉已经断货多日,附近的海港城、加连威老道的店铺,为应对内地消费者哄抢奶粉,纷纷打出“限购令”,即便如此,不少畅销奶粉还是被抢断货。在加连威老道龙城大药房门口,叶先生正好碰到工作人员拖着十来箱奶粉进店,叶先生赶忙上前询问,服务员却告知“这些都是别人预订的”,走完整条街打探了十余家店铺,得到的回复无一例外的都是“断货”,辗转铜锣湾、东荟城、荃湾西三地的多家店铺,终于买到8罐奶粉,看看时间,已是下午五点多,折腾了近八个小时,想起三年前十多分钟就能买上12罐奶粉,叶先生甚至感觉“穿越”到物质贫乏的年代。

  几乎在同一时间,武汉的李小姐开始计划着她的“穿越”拖粉之旅。数年前李小姐被中山某企业外派至武汉工作,2011年,初为人母的她义无反顾加入赴港拖粉一族,坐火车穿越湖北、湖南、广东三省到香港购买奶粉,一趟下来得耗时三四天。2012年4月,武汉至深圳的高铁开通,赴港拖粉便利许多。7月的一天,天还未亮,趁着女儿还未醒来,李小姐就拖上箱子、小拖车踏上了去香港的路途,和许多未婚的女性不同的是,她去香港并非是为了买衣服、护肤品,而是去扫奶粉,和她同行的还有三位年轻妈妈,她们每两个月都要去一趟香港,为嗷嗷待哺的BB们买几罐进口奶粉。她们此行的交通工具是高铁,自从武汉至深圳的高铁开通后,不少武汉市民都会在周末去香港扫货,其中不乏“粉军”这是李小姐一行人对自己的调侃,为了装更多的奶粉,她们通常会带一个箱子和一个小拖车,“每次到深圳人家都觉得我们是来打货的”。

  早上7点,列车准点驶出武汉火车站,李小姐便开始昏昏欲睡了,昨天晚上被女儿折腾到二三点,睡了3个多钟头便起身了,5个小时的车程,对她而言只是闭眼、睁眼一瞬间。到了深圳,已是中午12点,顾不上吃饭,一行四人赶紧排队过关,过完关已是下午3点左右,找一间茶餐厅填饱肚子,然后穿梭各大药店、超市寻找奶粉。

  李小姐说,奶粉在香港无疑是稀缺资源,不少超市都打出限购的牌子,或者是干脆断货,每次到香港买奶粉,都得跑十多间超市、药店,虽然很辛苦,但能买上满满一大箱子奶粉还是颇有成就感。最让她受不了的是,不少超市、药店的工作人员都会把她们误认为“水客”尽管小拖车上装满奶粉,却还在拼命购买,每次买单时,收银员都会用怪异的眼神看着她们。李小姐说,她很怀念多年前参团来香港的购物经历,服务员甚是热情,主动用普通话交流、介绍,斟茶倒水、毕恭毕敬,而今买奶粉的经历更像是一场噩梦,“卖晒咗”、“自己找”、“小姐,我们这里不是做批发的”,起初各种刺耳的回答也会让她们脸红,慢慢也就习惯了,“好不容易来一趟香港,不囤足几个月的奶粉实在不划算”。

  今年2月份,李小姐收到“限带令”的消息,这让她有些惶恐,因为女儿吃的奶粉都是德国爱他美、喜宝特福分、弘乐这些“偏门”品牌,就是在香港都很难找到,更何况是内地了。正当她一筹莫展时,身边的朋友建议她上“海淘”看看,不少内陆城市的妈妈都是通过这一途径购买进口奶粉。

  为了更快地熟知海外购买奶粉的程序,李小姐加入了“海淘妈妈群”,400多位妈妈级人物,八成以上都有通过“海淘”购买奶粉的经历,三成左右的群成员都会长期在线,她们聊到最多的话题便是海外哪家电商的奶粉在做特价,哪个网站购买奶粉有返利,现在李小姐的第一批奶粉还在运送中,估计要2个月左右才能到,加上运费、税费,算下来价格比香港还要便宜,不少牌子的进口奶粉比内地要便宜三成以上,不仅省去了舟车之劳,还不用看店家的脸色,这些倒是让她颇感欣慰。

  王小姐去年年底诞下双胞胎儿子,两个小孩一个月要吃掉8罐奶粉,让她倍感压力,2月初收到“限带令”的风声后,王小姐开始着手囤积奶粉。2月中旬,王小姐在深圳某外企工作的老公张先生,托多名同事从香港带回48罐二段奶粉,够两个孩子喝上半年。王小姐称,尽管家里囤积的奶粉够喝半年,这段时间也不能停歇。“限带令”后每人限带两罐奶粉,“一有熟人去香港就得托他们带奶粉。”王小姐不敢怠慢双胞胎儿子的“口粮”,孩子还没开始喝二段奶粉,夫妇俩就已经开始囤积三段奶粉。不少中山市民坦言,“限带令”后去香港拖粉更为艰辛,但仍然会坚持去香港购买奶粉,家长们表示,一次只能带两罐,大不了多跑几趟,也会发动身边的亲朋好友帮忙带奶粉,实在是买不过来,也只能是寻求代购。

  国外的拖粉客无疑是淘宝进口奶粉卖家的主力供货商,但随着几大奶源地包括澳大利亚、荷兰、新西兰于去年或今年实施了限购令,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淘宝的货源,记者在淘宝上搜索进口奶粉,不少热销品牌均显示无货,不少妈妈们开始转向海淘,也导致了海淘的奶粉价格疯狂上涨,李小姐称,香港“限带令”实施后,海淘上的奶粉价格开始上涨,3月份,海淘上大部分品牌罐装奶粉价格上涨40元左右,而爱他美奶粉去年售价仅为110元/盒(600克),下半年开始数次涨价,香港“限带令”后,每盒价格已经飙升至230元。不仅如此,不少海淘网站从3月份开始“封杀”中国消费者,用国内信用卡支付拒绝发货,这股“封杀令”愈演愈烈,迅速在美淘、德淘上蔓延开来,海淘妈妈们也开始担忧起来。

  3月4日中午,刚拿到香港签注的叶先生,连中饭都顾不上吃,拉上老婆便直奔中山港码头,买了当班至香港的船票,此行目的便是要赶在小女儿“断粮”前再囤上几罐奶粉。从中山、佛山、东莞至香港的客轮停靠在中港城,这里比邻海港城、加连威老道,走水路的消费者多集中在这两个地段消费。离中港城仅有一步之遥的海港城,是游客们购买奶粉的热门聚集地,街边林立着不少药店、超市以及屈臣氏、万宁等个人用品店,毫无疑问最畅销的当属婴儿配方奶粉,就连莎莎、卓悦这样的护肤品店,也在销售婴儿奶粉。为响应港府新政,店外都张贴着海报,提醒着内地游客“离境人士每人限购两罐奶粉”,尽管如此,不少奶粉依然贴出断货的提示牌,叶先生要购买的特福芬三段奶粉也在断货之列,他不得不去加连威老道碰碰运气。

  从中港城、海港城步行十来分钟即可到达加连威老道,这里有数十家药店、超市、个人用品商店,每一间店都是同一番场景店内人满为患,偌大的货架上,奶粉已经被扫得七七八八,每个顾客的购物篮中都塞满了奶粉。在一家护肤品店,叶先生终于找到了自己要买的奶粉,货架上存货不到十罐,叶先生急忙抱起四罐奶粉放进购物篮中,眼尖的服务员看到后不耐烦地嚷嚷道:“每人只能买两罐”,叶先生回道:“我们有2个人,刚好能买4罐”。“你怎么拿了两罐一段的”,买单时老婆不满地问道,叶先生这才发现拿错奶粉,转过身打算调换,却发现货架上的奶粉已被扫空,叶先生悻悻然将两罐一段奶粉从购物篮中拿出,守在货架旁的一年轻女子几乎是从他手中夺过这两罐奶粉,一脸的喜出望外,让叶先生夫妇俩十分愕然。

  2012年9月,新西兰当地的部分超市贴出中文标注的“奶粉一人一次限购两罐”的限购令,不过历经两个多月的整顿后,新西兰政府又解除“限购令”。

  2012年10月,澳大利亚的多家大型连锁超市、药房贴出中文限购标识,每人限购3罐。

  2013年1月,德国的大型超市“D M”对当地的婴儿奶粉特福芬和喜宝等实行了限购,每人限购4盒。

  2013年1月,荷兰商业企业进行了自发的限购,顾客在当地各大超市、百货店、药店购买奶粉,每人限购从1罐到3罐不等。

  每次能购买5千克奶粉,直接从原产国快递到家,更省事、放心,价格较国内实体店便宜3成或以上,但到货周期较长,且不少海淘网站开始“封杀”中国消费者;

  每次限购2罐,如果能每半个月去一次香港或澳门,基本上能满足孩子的喂奶需求,或是多人同行购买,香港实体店购买更为放心,产品价格较中山实体店低,品牌更加齐全,但交通成本较高。

  近日,记者走访了中山各大婴幼儿用品店了解到,绝大多数商家已经或正准备上调进口奶粉的价格,而麦德隆、永旺等超市的进口奶粉价格暂未出现调整。销售人员表示,未来不排除因货源或成本上升提高售价。婴国堡中山店2月27日在微博上公布,所有奶粉售价均出现微调,涨幅在20元以内。市民王先生表示,中山奶粉价格上调之迅速让他始料未及,上个月28日听闻“限带令”的消息,知道进口奶粉肯定会涨价,当天下班就赶到奶粉店囤货,却发现常买的奶粉已由原来的234元/罐涨到了244元/罐,“涨价倒是很积极。”王先生有些不悦,但他还是一次买了6罐奶粉,他担心香港“限带令”后,不少从香港购买进口奶粉的市民会转向市内的进口奶粉店,到时货源肯定会紧张。

  和王先生有着同样忧虑的家长不在少数,记者采访了身边20位年轻父母,均有此类的担忧,去年年底升级为父亲的魏先生表示:“中山离香港比较近,坐船很方便,一个半小时就能到香港海港城,通关人数又少,好多人都会选择去香港购买进口奶粉,此次限带令实施后,每人每次只能带2罐奶粉,相信不少人会放弃去香港购买奶粉,转而到中山市内采购,到时市内的进口奶粉极有可能会紧缺”。

 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,我们遇到的挑战是,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,从事实际操作的人…

 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,展现了自己,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,更成为一把标尺…

 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,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。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。

  幸福是什么?当你功成名就时,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,和人分享才会。当你赚到很多钱时…www.aqd21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