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企业文化 >
刘长乐女婿被刑拘凤凰金融“爆雷”始末
发布日期:2021-07-21 22:5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凤凰金融“爆雷”,创始人贺鑫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,已经被刑事拘留,留下约100亿元的漏洞待补。

  5月5日晚,海口公安发布警情通报称,海口市公安局龙华分局于4月30日正式对凤凰智信信息技术(海口)有限公司(下称“凤凰智信”)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侦查。目前公司法定代表人、实际控制人贺某已被依法刑事拘留。

  天眼查信息显示,凤凰智信成立于2016年5月,注册资本5亿元,为凤新科技(海口)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“凤新科技”)全资子公司,是凤凰金融网贷平台的运营主体。

  凤新科技成立于2014年8月,是凤凰金融的运营主体。凤凰智信与凤新科技的法定代表人和实际控制人均为贺鑫,贺鑫也是凤凰卫视董事会主席刘长乐的女婿。

  刘长乐1980年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,同年进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,先后任记者、编辑、新闻评论员、高级管理人员。他在1996年到香港创立凤凰卫视有限公司,4年后,凤凰卫视在香港联交所上市,刘长乐一直担任公司董事会主席、行政总裁以及执行董事。

  贺鑫的产业基本围绕凤凰卫视在布局,凤凰金融之外,他还有一家4A传播集团叫妙算易通,以及一个私募股权投资机构柏森投资,这家机构投资了深圳凤凰嘉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,不过该公司已经进行清算了。

  当月运营数据显示,平台累计借贷金额超过365.87亿元,累计出借人约22.85万人,累计借款人约226.65万人,借贷余额约102.02亿元。值得注意的是,平台累计贷后数据显示,逾期金额为0。

  2020年9月10日,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,凤凰金融突然停止发布新标,此后关于凤凰金融“爆雷”、“跑路”的传闻此起彼伏。

  9月底,凤凰智信发布声明称,平台始终平稳运营,“爆雷”、“跑路”都是谣言。同时回应称,借款用户逾期率攀升是由于受到疫情影响,停止新标的撮合交易业务是为了贯彻落实“三降”要求。

  这则声明非但没有平息出借人的怒火,在他们看来这就是“爆雷”了,于是部分出借人在凤凰卫视北京总部所在地组织维权活动。

  1月15日,凤凰智信发布出借人应急提前退出通道公告,称平台自新业务停止后,正推进相应存量化解工作,也就是催收。

  凤凰智信考虑到部分出借用户的资金使用需求,制定了三条提前退出通道,包括“大病特困应急提前退出通道”、“应急资金退出通道”、“债券兑付商城”。2月10日,凤凰智信又发声明称,提前退出通道均无任何强制性。

  自凤凰智信进入存量压降阶段以来,为了降低运营成本,3月19日,凤凰智信还更换了一次办公场所。

  4月6日,海南地方金融监管局回应了出借人反应的问题,表示相关职能部门接下来的工作重点之一就是加强对借款人“逃废债”的打击和追讨力度。

  4月23日,凤凰智信发布退出进度公告,称相关退出通道自1月底陆续上线天后,凤凰智信首次公布逾期借款用户信息名单,该名单包含300位借款,借款逾期都在6个月以上。凤凰智信告诫逾期的借款人,请在7日期结清欠款www.ace29.cn。否则将依法报送相关监管部门。

  凤凰智信的催收成效尚不明朗之际,4月底,凤凰智信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遭到立案调查,实控人贺鑫被刑事拘留,目前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办中。

  据部分出借人反映,他们之所以选择凤凰金融,很大程度上受到凤凰卫视的影响。

  2020年11月11日,凤凰智信发布了一份《关于用户沟通渠道的公告》,这份公告颇为耐人寻味。

  上述公告说了三点,第一,凤凰智信的唯一股东是凤新科技;第二,凤新科技与凤凰卫签订过“商标使用许可协议”;出借人有问题请找凤凰智信。

  公告耐人寻味的地方在于,凤凰智信似乎在主动撇清凤凰金融与凤凰卫视的关系。

  不过“爆雷”之前,凤凰金融在品牌推广中,经常出现凤凰卫视的身影,甚至明确写到“凤凰卫视集团旗下投资理财平台”。

  早在2015年12月,在凤凰卫视集团举办的凤凰金融峰会暨A轮融资发布会上,陈鲁豫、窦文涛、胡一虎等凤凰卫视招牌主持人亮相,集团主席刘长乐还演讲表示,凤凰金融是凤凰集团资讯产品之外的探索。

  2020年4月29日,凤凰卫视发布授权商标许可协议的公告,商标的被许可人为凤新科技以及凤凰金融集团,许可费为被许可人集团1%的收入,年度上限为500万元。这份公告显示,凤凰金融2017年、2018年、2019年,2020年前4个月,分别向凤凰卫视支付商标使用费为16万元、350万元、350万元,167万元。

  贺鑫是凤凰金融集团的控股股东,拥有70.82%的股份,而贺鑫是刘长乐的女婿,当时刘长乐还是凤凰卫视的执行总裁,因此这项交易被港交所定义为关联交易。

  凤凰金融跟凤凰卫视若即若离的关系,导致很多投资者认为凤凰金融跟凤凰卫视匪浅,因此当凤凰金融“爆雷”后,他们会找到凤凰卫视维权。

  当下,凤凰卫视也是多事之秋,高层经历过一轮大调整。2021年2月,凤凰卫视发布公告称,刘长乐卸任公司行政总裁,留任董事会主席及执行董事职务。徐威获委任为凤凰卫视行政总裁,他曾担任上海市政府新闻发言人、市政府新闻办公室主任。曾任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副总编、副台长的孙玉胜则被任命为凤凰卫视常务副总裁。

  刘长乐卸任行政总裁后,股权亦被出售。4月18日,凤凰卫视公告称,股东今日亚洲(实控人为刘长乐)分别于4月16日、17日与紫荆文化、信德集团的全资附属公司Common Sense签订框架协议,将有条件向两者分别出售10.49亿股及8.45亿股凤凰卫视股份,约占公司已发行股本的21%和16.93%。

  目前,年内第三次集中通报“涉赌”汇兑典型案例 国家外汇管凤凰卫视并没有能力处理凤凰金融留下的“烂摊子”,凤凰卫视2020年报显示,报告期内营业收入为30.29亿港元,同比下降17.9%,净亏损10.37亿港元,已经是自身难保。